天然防治资材非农药 解禁免登记

年食安风暴不断,消费者闻农药色变,农政单位、农民和农药业者,纷纷改用或研发天然资材防病虫害,例如辣椒
水、植物油、无患子皂素等,但这些安全性高、连人都可以吃的防治资材,只要用在作物上,宣称有疗效,便成了
农药,必须要做毒理试验,登记后才能贩售使用,让许多农民和业者叫苦连天。
为了与时俱进,防检局最快月底公告,食品类的防治资材不算农药,低毒性的资材如苦楝油、苦茶粕等则是下一波
解除列管的品项,不过有农民认为,虽然天然资材对人体安全性高,但仍须评估对生态、环境的影响。

 IMG_7157

摄影/汪文豪

天然资材被当伪农药
辣椒、沙拉油不仅人们可以吃,也能用在作物上,帮助防治病虫害,例如辣椒水、蒜头有驱蚁驱虫效果,有农民表示
,这类天然、好取得的防治资材使用非常普遍。
根据《农药管理法》规范,只要有防治病虫害效果的药或天然制剂,都称为农药,必须作田间试验,向农政单位提出
申请,制造、加工、输入都要登记,贩售者也必须领有农药商执照,过程旷日费时,动辄花费上百万,由于以往农政
单位对农药的定义,多半是化学合成,上述要求较无争议。
但近年有机、友善农业兴起,市面上出现许多以植物为主的天然防治资材,以往的法令便显得过于严苛,在台中买卖
非农药防治资材20多年的苏新章,就因贩售苦楝油、甲壳素,背上买卖伪药的罪名,让他十分不平,「农政单位自己
都说,水能防治白粉病,那水也算农药吗? 」
农业试验所、改良场为了鼓励农民改用对环境友善的防治资材,投入大笔经费和时间,研究用植物油防粉虱、蚜虫,
「石灰硫磺合剂」防炭疽病,后续推广却有心无力,有业者无奈表示,改良单位研发出天然生物资材,却卡在国内法
规不清,技转后迟迟无法上市,不仅阻碍产业发展,对食安也没有好处,「坊间开玩笑说,农试所是最大的伪农药集
团。 」

食品类防治资材不算农药
为了促进国内有机产业发展,农委会2007年便在《农药管理法》增加「不列管农药」项目,但时隔8年,今年2月16日
才正式预告6种不列管农药,分别是咖啡渣、醋、辣椒、蒜、玉米粉与蛋白粉。
近来防检局加紧脚步修法,预计本月底公布最新的法规,把食品类(指供人饮食或咀嚼之产品及其原料)排除在农药
定义,另外也将「不列管农药」,改名成「免登记植物保护资材」,以免民众混淆。
换句话说,未来辣椒水完全不用再经过审核,业者和农民可以自由买卖。
防检局副局长冯海东说,食品类相对安全性较高,但若食品中另添加乳化剂、界面活性剂等,则必须向农政单位登
录,在外包装标示成分,例如植物油、大豆油等大部份都会添加乳化剂。
非属食品类、毒性较低的防治资材则列为下一波免登记范围,优先检视目前有机可用的病虫害防治资材,及国际间
已评估可免登记的品项,有些资材具有生物毒性较高,则设定有条件开放,例如粒径大小、使用范围。
以有机、友善环境农民常用的苦茶粕为例,虽然可以防治福寿螺,但同时会杀死蚯蚓及许多生物,因此未来免登记范
围,只限制在非水域的作物,若用在水田上,还是列为农药。

天然资材也需评估生态、环境冲击
针对此波修法,许多农民和业者都乐观其成​​,不过嘉义农民何嘉浩提醒,虽然食品类、天然生物资材对人体安全性
高,但仍要评估生物和环境危害,例如苦茶粕在有机农业规范中,每公顷水稻只能用50公斤,友善环境农民常用的
烟草渣也容易「通杀」生物,若未来列为免登记资材,可能要谨慎评估使用方式。 「农民也要自主管理,友善环境
不只是对人体友善、对生态也要友善。 」
慈心基金会总经理苏慕容也认为,天然资材确实仍需评估环境冲击,应清楚在外包装标示,对生物、环境有什么影
响,让农民有判断依据,决定如何使用。
台北市植物保护公会表示,修法对有机和一般惯行农民都有帮助,许多惯行农民也想搭配天然防治资材使用,例如
草莓和豆类因为连续采收,常常农药超标,若在耕作前期病虫害较多时,使用一般农药,到了连续采收期,用免登
记的植物保护资材,可以降低农药残留疑虑、生态环境冲击,又能提高病虫害防治效率。

植保公会忧公布配方,妨害厂商机密
不过植保公会也提出质疑,直言防检局要求公开成分不合理,农政机关未来会公告允许使用的资材,业者在上市前
也必须登录,已有双重保障,把配方公诸于世是多此一举,侵害智慧财产权,可能让业者出走,放弃台湾市场。
苏新章则希望农政单位尽快建立一致的农药审查标准,曾有国外进口的鱼精肥料,因添加具有除菌效果的防腐剂「
苯甲酸」,被农政单位当成杀菌剂,「伪农药到底谁说了算,希望农政单位给我们一致的标准。」

台湾神农社会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©
mail:john@twseg.com
台中市西屯区朝富路213号15楼之7
886-4-22587703#211
系統「台灣神農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」維護
    訪客: